回到主页

我们面临的职场发展问题,是公益人独有的吗?

· 人才发展论坛

01 在商业领域,28-35岁职场青年人的焦虑到底是什么?

高瑞:

我们相信任何领域的人才发展,本质上都是成人教育的问题。我们需要从根本上理解“成人为什么需要学习,成人在职场中的学习需要什么样的支持,和怎样支持会更有效”。

尤其是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,新兴行业不断地涌现,不只是我们公益领域在探索人才发展问题,各个领域都在探索和面临同样的问题。

大家经常问,悦享新知对标的机构都有谁?

我们对标的其中一家机构就是老黄(黄有璨)创办的「有瞰学社」。有瞰学社也是新创办的一家成人在职教育机构,旨在聚焦解决年龄为28-35岁职场人士的发展问题,这个年龄层也是我们公益领域从业者的大部分。

职业发展路径不清晰的问题,不只存在于公益领域从业者中,也存在于其他领域。所以我们就请老黄跟大家做一个交流。你在做有瞰学社的时候,

面对商业领域的28-35岁的职场青年人,他们的职场焦虑到底是什么?

黄有璨:

我觉得在商业或在“泛互联网”行业里,20-35岁这个阶段的很多职场人,面临的最大焦虑就是行业变化太快了。

互联网行业每隔半年到八个月都会有一些变化。比如做抖音,做微信生态下的私域流量,每隔半年到八个月就会有一些玩法和模式上的变化,那跟还是不跟?这本身就是个问题。

每隔1-2年也肯定会有一些大的模式或者技术创新上的变化。在这种剧烈的变化之下,整个行业里很多年轻人会面临一种未来是不可预测、不可捕捉的现象。

比如在两年前,在线教育还是资本追捧的一个对象,但从今年来看,整个行业就已经发生了剧变,这样剧烈的起伏非常大,也非常多。

加上今年国家在推动共同富裕,也在发生宏观上的一些变化,所以从微观和宏观上,有很多不同层别的联动效应。

这种效应的因果关系到底是什么?大家要在搞不明白的情况下,去思考个人的职业发展,比如该选择A行业还是B行业,去A公司还是B公司,到底在哪个岗位上可能是更有前途的,这些问题对他们都是巨大的困扰。

做了选择之后,在实际的工作当中又发现有很多的迷茫和变化,那会让他们可能陷入到更大的焦虑里。

 

02 职业发展这条路要怎么走才算成功?

高瑞:

老黄在成人教育领域直接服务过的人已达数百万,所以他的观察是非常有代表性的。

外部环境的变化,比如宏观环境的变化、经济社会的发展、每个人自己的追求,是整个国家都在发生的变化,其实也都是我们公益领域的人所面临的情况。我们面对着极大的不确定性,被这种宏观环境的各种调整左推右挡。

悦享新知也还是一个非常新的机构,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,我们也一直想要探索怎样更好地给大家做支持。因为老黄在这个方向上有非常多的经验,所以我们就不妨向他们取经。

在宏观、中观、个体都有非常大变化的情况下,个人既有发展的向往,又有在发展中被裹挟的不安全感、不确定性和焦虑。我们作为支持者,怎么样才能做好支持?

黄有璨:

坦率说,在过去这10年里面,对于年轻人的职业发展和成长,我们到底该怎么看待、怎么支持,我自己也在不断学习,不断提升自己的一些理解。我一直在做互联网行业从业者,包括一部分创业者的学习和教育支持。这是一个优势变化最快,挑战和压力巨大的行业。

我在这过程中接触了非常多的典型用户,包括典型的“过来人”,很多成功者,所以我也确实会有一些新的思考和总结。

我自己大概有这么三层的观察。

第一层观察,绝大部分年轻人,从刚入行到工作可能五六七年的这个阶段里,一定是看不清未来的。

对于宏观的趋势,行业的走向和前途,这些我觉得你一定是判断不了,也把控不了,这是个现实。

很多年轻人有时候会来问,到底是A行业好还是B行业好,哪个更有前途?刚工作三五年的年轻人都会特别执着于这种问题,某种意义上我觉得可能也是大家特别习惯应试教育的逻辑,想找“绝对正确的答案”。但是现实中,很多时候你只有“问对了问题”,才有机会拿到好的答案。

如果把这个问题调转过来,“刚开始工作两三五年,判断不了行业的走势该怎么办?”这么来问,可能你可以得到更具有可依赖性的答案。

所以我给当前的很多年轻人的建议是,刚开始工作的两三五年里不用想别的,先搞定一件事,就是你身上有几个能让你安身立命,有竞争力的技能?先从技能上去求解。这能让你在求职的时候,不至于没有选择。这是在职业发展的第一个阶段里要面临问题。

在自己根本都没得选的时候去谈选A好还是选B好,没有任何意义。只有真的花时间去做了,有了技能积累,手里能握着三五个机会,再去聊如何选择才有意义。

第二层观察是,当一个年轻人有了安身立命之本,能给其他人创造价值,而且有人愿意为此支付报酬,不会再为找不到工作而发愁,往后要解决的才是发展的问题。

对绝大多数人来说,在工作了5年之后,为了将来个人竞争力更强,或者能有更好的职业发展,一定需要很多的积累。这时,行业的重要性是要远远大于岗位的重要性。

但我们发现很多年轻人,比如做新媒体写文案的人,可能在三五年时间里换了三四个行业,这三四个行业下来发现其实他同样在做新媒体这件事。

而在比如电商,医疗,2B企业服务的这些不同行业里,新媒体需要扮演的角色是完全不一样的,新媒体这个岗位要帮公司解决的问题和要求也是完全不一样的,面临的客户也是完全不一样的,需要的工作方式方法也是完全不一样的,所以整个这三五年下来,你虽然一直在做新媒体,但从长期积累上来看,你学习的东西可能会很少,没有达到一种复利效应。

所以工作了三五年之后,怎么能产生更大的复利效应?要么你就选准一个行业,在这个行业里生根,去深刻地理解这个行业运营的一些基本规律,行业的产业链,上下游的这种格局和趋势。你可能花了两三年时间,把微信抖音上有哪些流量玩法,有些什么样的机会,行业里的玩家格局大概是怎样的,把这些事可能全都搞明白,那我觉得你也能获得足够强的复利效益。过了生存的焦虑之后,就要有复利效应的积累。

最后一层观察,每一个人要想达到职场领域的最终目标一定要有一条路径。

我去年年底写过一本书叫《非线性成长》,在书里我也有给大家分享过两种路线。

第一种路线叫做顶级专家路线,认准一个专业领域,或者认准一项技能,在这项技能之下,我要做到如火纯青,比领域里面超过90%,95%的人都要好,这是总路线,做到了这一点,行业里的大公司愿意找你,而且愿意为你支付报酬,甚至愿意为你支付更高的营业价,所以这是一种逻辑。

在顶级专家路线之外,还有一种路线,我们把它叫做行业操盘手或业务操盘手路线,什么叫业务操盘手?很简单,你在的行业里有老板给你一笔钱,给你1000万,然后你来管好这1000万,你来决定整个团队整个业务的成本结构,怎么划分,最后用这1000万搭建起来一个组织或一个整体业务结构,让它能稳定地赚钱,把1000万变成2000万,再变成3000万。这是更偏管理的路线。

整个过程大概有这么三个阶段,每个阶段里都有自己要聚焦做的事,第一阶段先聚焦在技能上,先有生存的资本,让自己不至于找不到工作;第二阶段是持续积累获取复利效应;最后,你要找到一条路径,一个方向,在这个方向上积累,拿到结果和作品,最终能支持你去做更换。

 

03 如何应对工作意义和价值感低的问题?

高瑞:

最后一个小问题,因为大家在公益领域里老喊着薪酬低,但我接触很多商业领域的朋友天天喊的是工作没有价值感,没有意义感。

因为我一直身处两个群体,就看到了这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。

在商业领域的人会因为工作的价值感和意义感而受困扰,你怎么看?你又怎么能够帮助大家去应对这样的焦虑感?

黄有璨:

首先,每个人都会有对意义和价值的诉求。尤其是对很多年轻人来说,在商业公司里,一方面好像挣不到大钱,另一方面好像也没有大的信仰或意义价值的追求,他们肯定会很痛苦,这个是必然存在的。

但如果只是简单地关注工作的价值和意义,我有一个理想,一个情怀,就圆满了吗?这能帮我解答一切的困扰吗?能够应对一切问题吗?我觉得好像也不是。

我自己在早年创业的时候见过非常多的年轻人,把某种理想定为终极答案,结果在往后走的过程中发现理想会跟很多现实的问题不断发生冲突。这些现实问题包括一家机构的生存、赚钱、大家的物质需要,也包括必须要面对的一些市场化的竞争。

这些我觉得都是再现实不过的问题,所以我一直以来有个理念,提倡追求一种成长,在入世的过程中,去追寻或者去建立起自己一个出世的答案。世界上有很多出世的答案。比如最简单理解的,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是有爱的,是向善的,这可能会是出世的终极答案。

只有当你真的在实践中,在入世的过程中,愿意去面对很多世俗的问题,项目和企业竞争的问题,怎么挣到钱的问题,甚至怎么在工作协作,去直面人性的善和恶。

意义和价值是重要的,但是光有工作意义和价值本身,并不能让你最终发光。

只有在实践或者在面对世俗的纷争中,通过提升能力和实践,去承担更大的压力来战胜它们,用实践把你的行动和信仰衔接成一条清晰的线,也就实现知行合一了。那个时候你才能绽放更大的光芒。

 
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